茶谷子

懒癌晚期_(:3⌒゚)_

【言白】小

#文笔渣#
#内含ooc#
#私设白起变小以及两人以在一起#
#不要在意标题#
.............................................

    白起皱着眉毛睁开眼睛, 就看到恋人的睡颜,但为什么感觉大了许多......

   白起察觉到不对劲,扭头一看,看到自己的睡衣乱糟糟的丢在一旁, 自己正光着身子坐在大了好几倍的枕头上。白起吓得慌忙跑去叫醒李泽言,跑前还不忘找了块布遮羞。

   “老李!李泽言!醒醒!”

  白起一边喊着一边用力拍着李泽言的脸,李泽言在白起骚扰下成功醒了过来。李泽言一醒过来就看到一个小号的白起裹着毛巾坐在他面前,一下子就清醒了。

   “白起?”

   “不然呢。”

   李泽言看着现在只有7、8厘米高的白起说:

   “你缩水了?”

   “你他妈才缩水了!”

   李泽言看着白起皱着一张缩水后的萌化小脸,怎么办,可爱,想太阳......

   帮白起请好假后,李泽言用手心抱着白起轻轻放到桌子上,白起拉紧身上的毛巾问:

   “老李,现在怎么办?”

   “先去娃娃专卖店帮你买衣服,等会带你去找许墨。”

   “公司呢?”

   “已经说好有重要的事才打给我。”

   说完,坏心眼的轻轻点了一下白起的额头,看着他裹着毛巾向后翻滚了一圈后,轻笑着出了门。

   白起揉着变红的额头,心里暗想等他变回来李泽言就死定了。

   专卖店里,李泽言看着那里一盒又一盒娃娃......里的衣服,陷入了纠结,最终在服务员的帮助下选定了一盒。

   服务员看着那个远去的高大身影,总算松了口气,她从来没有见过挑娃娃比挑戒指还认真的男人......

   李泽言回到家后,发现白起坐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李泽言看着手痒痒的,最后还是没忍住,一下戳中了白起的小脑门。白起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躺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问:

   “李泽言,你是不是想死?”

   “不想。”

   白起撇了撇嘴,好奇的看向盒子。盒子里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娃娃,一些给小女生玩娃娃用的工具,以及一件白衬衫、一条吊带裤和两条闪闪发光的......裙子。

   “李泽言!那两条裙子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趁有机会的时候用掉啊。”

   说完,眼睛还富有深意的看着白起,然后趁着白起被自己看得发毛时,一把扯开毛巾,开始帮白起穿衣服。

   “啊啊啊!!!李泽言!!!我自己穿!!!”

   “白痴,别动。”

   “那你让我自己穿啊!!!”

   “不要。 ”

   最后李泽言看着那屁股对着他的白起,心里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女生喜欢玩这些了,毕竟看着自己亲手打扮好的小娃娃,心里成就感满满的。李泽言好笑的戳了戳白起的小屁股说:

   “白萌萌,去找许墨了。”

   “你叫谁呢!还有老李,没有内裤好别扭!”

   “忍一下吧。”

   李泽言把焉了吧唧的白起轻轻放到兜里,开车去到了研究所。许墨有些惊讶的看着李泽言问:

   “李总裁怎么有时间过来?”

   李泽言把白起放到桌子上说:

   “帮我看看这个笨蛋怎么了。”

   许墨惊讶的看着桌上的小人问:

   “这是白警官?”

   “嗯。”

   许墨好奇的伸出了手指,想要戳一戳变小了的白警官,还没碰到就被李泽言拍掉了。许墨笑了一下,忽然感叹道:

   “世界上还有这种有趣的evol”

   “什么?”

   白起皱着一张小脸抬起头看向许墨问。

   “白警官昨天有出任务或者有做一些其他事情?”

   “出任务倒是没有,昨天好像有不小心撞到人。”

   “被你撞到的人估计刚觉醒,能力还不能很好控制。”

   “你怎么知道?”

   白起看着许墨笑眯眯的俊脸问。

   “因为昨天晚上有人过来问我自己把别人变成了小人是怎么回事。别担心,我研究过了,大概明天就能变回来。”

   闻言,白起欢呼起来,李泽言看着桌子上欢呼的小人若有所思。

   晚上,白起趴在李泽言头上看着八点档的电视剧,看得正起兴,忽然被李泽言抓了下来。

   “白起,我觉得应该留点纪念。”

   “李泽言,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住手啊!!”

   最后,李泽言收获了白起的女装照片也收获白起的一顿打。

..................................................
话说,在打着篇之前,我还打了另外一篇,讲了把言白两个写成猫,结果卡在他俩见面时言4岁白8个月,然后我忽然想起小公猫在8、9个月时会第一次发情,我就纠结在要不要给他俩写没了蛋蛋( ̄ω ̄;)

最后,祝大家元宵节快乐!٩(ü)ว

【言白】一天

#文笔渣#
#内含ooc#
#私设已经在一起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私设#
#不会写虐(:з」∠)_#
...........................................................
早上7:00

   李泽言昨晚定的闹钟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李泽言刚皱着眉毛睁开双眼,就听到“咚”的一声,叮叮当当的闹铃声没了, 感觉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往自己怀里钻了钻。李泽言无奈的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睡得舒服的某人,开口说:

   “白起,这是你第几次摔闹钟了?”

   “不管。”

   感觉到胸前闷闷的震动,李泽言只能抱着身上某个大块部件去洗漱。

   李泽言知道白起虽为特警却有轻微的起床气,没在一起之前总是因为扔坏闹钟后没人叫起而差点迟到,现在有个人肉闹钟,这种情况倒是再也没有了。

早上8:10

   白起看着身上围着围裙正在做着早餐的某总裁,调侃道:

   “老婆,你真贤惠。”

   李泽言端着早餐走回饭桌前,一边摆着早餐,一边不忘怼回去说:

   “我看你是脑子不清醒,连上下都分不清了吗?”

   说完眼睛还富有深意的看了白警官的翘臀。

   “你就不能让我占占口头便宜啊!”

   白起黑着脸猛的抽出屁股底下的软垫,一把朝李泽言扔过去,正中红心。李泽言看着对面炸毛的白警官,轻笑说了句:

   “白痴......”

早上9:00 -- 中午11:30

   李泽言回到华锐后,像往常一样 打开了窗户,免得某个笨蛋被关在窗外吹坏了身体,但这样做的代价也是大的。

   所谓的代价就是要纵容恋人小孩一样的行为。

   像往常一样李泽言刚工作没多久,一阵风吹了过来,不算大但足以把桌上的纸张吹走,李泽言对着风无奈的说:

   “白起,别闹。”

   风吹得更起劲了,纸张飞得到处都是,李泽言叹了一口气,对恋人这种只对自己的小孩行为全盘接受,但总得给点小警告,要不然今天不用工作了

   “白起,再这样晚上没有布丁。”

   风一下就停了,过了一会,吹进来了一片银杏树叶,飘到了李泽言的桌子上,上面什么都没有写,只画了一个鬼脸。李泽言笑了笑,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满是银杏树叶,把新的银杏树叶放进去后,收好。把魏谦叫进来收拾。

   所以直到今日魏谦还是疑惑总裁办公室怎么总是刮风?

中午12:30

   李泽言拿着刚做好的饭菜去到警察局,只有有人看到,都会喊:

   “白队!你的饲主来啦!”

   听到后,白起总会以最快速度完成手头上的工作,至于质量吃完再检查吧。

   所以自从李泽言开始中午过来送饭后,警察局的人有多了一项可以调侃白对的事,真是喜闻乐见,喜闻乐见。

傍晚5:00

   如果没有任务正常下班后的白起总会飞到李泽言那边提醒李泽言该下班了,就算有任务也会百忙之中发个短信提醒他下班,毕竟工作起来的李泽言总是后忘记时间一直工作下去。就有次因为过度劳累而持续发高烧。,把白起吓了一跳。

   像平时没有任务的工作日一样,白起飞进李泽言的办工室说:

   “李泽言,该下班了!”

   李泽言总是会干完手头上的事后乖乖放下笔,因为他知道如果继续做后果就是白起把他的笔全部扔掉。

   白起满意的点点头,拖着李泽言回家了。

晚上9:00

   白起和李泽言吃过晚饭各自洗漱过后,就窝在沙发里,有一下没一下的互怼,最后孤男寡男摩擦出了火花,然后......拉灯!拉灯!

                                                             【EXD】

回归二段子

#小学生文笔#
#内含ooc#
#我死肥来了#

...................................................
期末(轰出)

   期末考试快到了,绿谷嘴里碎碎念念的看着眼前的书本,身上散发着莫名的黑气场,连平时交好的饭田和茶子都只是担忧的看着他不敢上前。轰焦冻若有所思的望着弥漫的黑气场,走上前无视绿谷的黑气场,伸手拍了拍绿谷毛绒绒的脑袋问:

   “怎么了?”

   绿谷抬起头来,又软软的焉了下去,黑气场也逐渐消散。绿谷趴在桌子上问:

   “轰君,怎么办......感觉好多不会啊......”

   轰焦冻挑挑眉,按在绿谷脑袋上的手,顺时针揉了一圈,又逆时针揉了一圈......轰焦冻站在绿谷旁边不间断的揉着绿谷的脑袋,直到头发又乱了一度后,才轻轻整理回去。
 
   发现轰焦冻停止动作后,绿谷抬起头问:

   “轰君,觉得我会不会考差啊?”

   “不会,一定不会。”

   绿谷看着轰焦冻,脸一如既往的冷淡,只是眼里满满的都是暖意。绿谷扬起笑容对轰焦冻说:

   “说得也是呢!呦西!继续复习!”

   轰焦冻看着恢复元气的绿谷,笑意直达眼底。

   你会变得更好......好到我连追都追不上......

   “轰焦,来陪我复习吗?”

   “好。”

......................................................
期末(切爆)

   临近期末,切岛拿着收拾好的资料走到爆豪面前说:

   “爆豪帮我辅导一下吧?”

   爆豪皱了皱眉,不耐烦的点点头。

   切岛坐在爆豪对面,直直的看着爆豪的脸

   #媳妇好帅怎么办?!#

   #完全听不进去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爆豪抬头看到对面切岛一脸痴汉像的望着自己,不耐烦的开口道: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切岛回过神后,发现爆豪坐在对面瞪着自己。心脏不由的跳快了两下,没憋住一下亲了上去。

   ......

   “去死吧!!!”

   “BOOM!!”

   “爆豪同学,请不要在课室使用个性!”

.......................................................
懒癌犯完的我回来了♡ヽ╯c╰
话说下个星期一要期末考了吖_(:3⌒゚)_
祝自己✎逢考必过ᕤ

贺圣诞小段子

#小学生文笔#
#内含ooc#
#给大家迟来的圣诞节快乐Ψ´・●・`Ψ Merry X'mas#

.......................................
轰出(绿谷变小孩)

   这天,外面下起了小雪,轰焦冻站在宿舍窗前看着外面的雪出神,身后传来小小的跑步声,转身看见绿谷站在他的脚边,伸着小手说:

   “焦冻哥哥,抱抱”

   轰焦冻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把绿谷抱在怀里,小孩的身子软软的,散发着奶香。但是,今天小孩有点古怪,平时小孩在怀里都是老老实实的哪像今天那么多动,轰焦冻轻轻拍了一下小孩的屁股说:

   “别动。”

   小孩委屈的撅撅了撅嘴说:

   “焦冻哥哥,抱高一点!”

    轰焦冻奇怪的看着小孩,还是顺了小孩的意抱高了一点。谁知道小孩两只小手“啪!”一下拍在轰焦冻两只耳旁,小嘴啪叽一下亲在轰焦冻嘴上笑着说:

   “焦冻哥哥,圣诞节快乐!”

   “......”

   “焦冻哥哥?”

    “......”

    “啊!焦冻哥哥你是不是生病了?脸好红啊!Σ(ŎдŎ|||)ノノ”

......................................
切爆(给闺蜜的圣诞礼物(* ̄3 ̄)╭♡ @卡傀

   今天是圣诞节啊......

    切岛在教室里无聊的想着,想着想着,他想到一个点子,他坏笑着走到爆豪的面前,把他带到了天台上。爆豪靠在墙上皱着眉看着切岛,不耐烦的问:

   “干嘛?”

   切岛没有说话,只是上前,一只手撑在爆豪耳旁,趁着爆豪没有反应过来时,挑起爆豪下巴,亲了下去,良久后才松开,笑的一脸灿烂说:

   “圣诞节快乐!”

   据其他同学反应说在圣诞节那天,在天台上忽然听到了“Boom!”的一声后,就看到了A班的爆豪胜己红着脸嘴里骂骂咧咧的爆着粗口,手上拖着一个黑乎乎疑似人的长条物体走了

.....................................
最后还是祝大家❁.*・゚圣诞快乐*・゚❁.

【轰出】小甜饼段子

#小学生文笔#
#内含ooc#
#懒癌晚期_(:3⌒゚)_#

.......................................
日常4

   中午,雄英高中的饭堂挤满了人,绿谷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猪扒饭,从人群中挤出来。迅速找到位置坐下,绿谷紧合双手,眼睛高兴的眯了起来,小声说到:

   “我开动了!”

   “可以坐这吗?”

    绿谷把脸从猪扒饭里抬起来,发现是轰焦冻后,连忙点点头,意示他坐下。轰焦冻坐下后,绿谷发现轰焦冻吃的仍然是荞麦面,好奇的问:

   “轰君为什么只吃荞麦面? ”

   轰焦冻扭头看向绿谷,轰焦冻看着不停舔着嘴唇的小舌头,目光变深,两人面对着面看了对方良久,最后,轰焦冻率先转移目光说:

   “加速降火。”

   “是,是这样啊......”

  之后再也没有看过对方的两人都没有发现对方通红的耳朵

...............................................
话说有没有人发现轰总讲了小黄话৫(”ړ৫)

【轰出】咒与光(中)

#小学生文笔#
#内含ooc#
#持续撒狗血(⊃‿⊂)#
#嗯,题目改了#

................................................
    绿谷来到城堡已经一个月了。

    一个月了吗......

    轰焦冻坐在黑漆漆的城堡里,原本照进城堡里的阳光全部被黑色的窗帘严严密密的遮住

    “砰!”

     城堡大门被打开一条小缝,阳光点点泄露下来,一颗小小脑袋从门外探进来,祖母绿的大眼睛在看到轰焦冻时笑成了一道弯眉,小小的脸上浮上一抹微笑

    “焦冻先生!”

     轰焦冻呆呆的看着,直到眼睛因为看到阳光渐渐开始发疼,轰焦冻垂下眼帘,不再看向阳光。绿谷迈着小腿跑到轰焦冻身前,扬起小脸一本正经的对轰焦冻说:

     “焦冻先生再不去睡觉就要打屁股喽!”

      轰焦冻无奈的笑了笑,伸手轻轻捏着绿谷的小脸说:

     “人小鬼大。”

     绿谷看着轰焦冻走向卧室后,开始了每天的摸黑活动,毕竟焦冻先生不能见光。

     走廊里,轰焦冻机械的走着,空洞的异瞳直直的看着前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曾经的轰焦冻和绿谷一样只是一个无知的小孩,但自从他被戴上了诅咒的头衔,噩梦开始了.......母亲受不了压力逃走了,外祖母为了保护他被打死,父亲亲手把他送上祭台,那天,父亲厌恶的把手上的火把丢到他下面的柴堆里后,高声喊到:

    “受死吧!恶魔!”

    火光间,轰焦冻看到了真正的恶魔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好啊。”

    那一晚血染红了村子,轰焦冻看着这一切,嘴角裂起了最大的笑容,他成为了真正的恶魔......

    轰焦冻回过神后,他已经躺在了床上,他闭上眼睛,想起了小绿谷的笑容

    我们终归是不同的......

.......................................................
自己看了一次,感觉自己也被自己撒了一脸狗血.._:(´_`」 ∠):_ ...我想应该可能会有中下吧.....

【切爆/轰出】小段子

#小学生文笔#
#内涵ooc#
#我死肥来了#

..........................................
日记6

  
    自从隔壁家切狗把爆猫叼走后,我就在也没有见到过爆猫,所以我决定前去隔壁家看一看

  
    进到邻居家里的我就看到了熟悉的一幕,我看到了切狗庞大的身躯正压在爆猫身上,大舌头不停的舔着,直到爆猫变成毛全在一边的神奇模样,爆猫躺在切狗温暖的腹下,一脸享受。

   
    我缓缓伸魔爪,准备把这只神奇的猫抓回去的时候,手上银光一闪,手上出现了几道红艳艳的爪痕,爆猫炸着毛,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继续享受去了


     我orz......

    
     奔回家的我,准备撸一把鼠毛平抚一下内心的疼痛时,手上再次银光一闪,原本被爆猫抓出的爪痕上有多出了几道,轰总在一旁警惕的看着我,爪子有在地上磨了几下

  
     这一刻.......我明白了我的地位身处何地(*Ü*)

.......................................
心累......送闺蜜祝早健康

【cp有点多】小段子

#小学生文笔#
#内含ooc#
#嗯,改名了#

.................................................
日记5

   今天,朋友把一只黄猫送来寄养一段时间,黄猫名叫爆豪,我由衷的觉得这个名字和它十分贴切......
  
   递给小鱼干,炸毛,逗猫棒,炸毛,轰总,哦哦!有反应了!

   两只猫互相碰了碰鼻子,就在我以为他们要开始相亲相爱时,它们......打了起来orz。好不容易才把它们分开后,我把轰总赶到一旁,祭出了我家小天使:绿鼠!

   “吱?”

    “乖,靠你了!”

    我小心翼翼的把绿鼠放在爆猫身边,爆猫一下扑到绿鼠身上,啃了几口,随后又舔了几下。我蹲在一旁,觉得爆猫趴在绿鼠身上的姿势有点眼熟,随即我听到了轰总炸毛的吼叫,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啊啊啊!!!你们从我家小天使身上下来啊!!(╯°Д°)╯︵┻━┻”

后续

   隔天后,轰总把隔壁家的红色大狗叫了过来,大狗名叫切岛,大狗一进我家就把爆猫叼走了

   “喵!!!”蠢狗!你干什么!!(▼皿▼#)

   “汪!”媳妇儿!(*´▽`*)

.................................................
后续送给我家好闺蜜(*^U^)人(≧V≦*)/

【轰出】光(上)

#小学生文笔#
#内含ooc#
#童话风#
#逻辑神马的没有_(:3⌒゚)_#
...............................................
   傍晚,村庄渐渐热闹起来。村庄不远处的一座城堡里,轰焦冻从床上渐渐苏醒过来,他动了动僵硬的关节,起身拿起挂在一旁的黑袍,闪身一下从窗窗上跳了下来,拉了拉帽子,挡住了俊美的脸,朝村庄走去。

   吵吵嚷嚷的街道上,一个小身影一下溜进了一条人迹稀少的小巷里,宝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面包,背对着小巷,缩在角落里,狼吞虎咽的咬起面包。吃得起兴的他丝毫没有察觉到正在慢慢靠近的人影。

   轰焦冻漫无目的在村庄走动着,寻找可以填饱肚子却又不会引起恐慌的猎物,毕竟人类可是很脆弱的生物。轰焦冻渐渐走到一片鲜少有人的居民区,打算在这抓一个。忽然,他听到从转角的小巷里咒骂声和小小的哭泣声。轰焦冻走到巷口看到一个衣着破烂的男人正用脚往死里踢着角落里的小孩,小孩抱住自己的绿毛脑袋,祖母绿颜色的眼睛里满是泪水。男人发觉有人正看着他,扭头看向巷口,粗红着脖子,显然喝醉了,他指着轰焦冻说:

   “妈的!你看什......”

   话还没说完,冰锥就刺入了男人的脖子,男子在一瞬间毙命。晚饭有找落了,轰焦冻淡淡的看了一眼旁边呆滞的小鬼,把尸体收入了魔法空间里,顺手变出一个面包还给小鬼,毕竟刚刚是因为他那面包才会粘上大量的血,随后转身走了。

   绿谷从刚刚的呆滞中醒来,看着轰焦冻远去的身影,连忙悄咪咪的跟了上去。一直到快到城堡的时候,轰焦冻忍无可忍开口说:

   “小鬼,出来。”

   一旁的草丛动了动,绿谷从草丛里慢慢钻了出来,大眼睛怯怯的看着轰焦冻,像极了某种小动物,轰焦冻看也不看冷声说:

   “你想干嘛?”

    “我,我只是想报答先生......”

    回答的声音越来越小,轰焦冻挑眉看着站在那里不安的小鬼说:

   “报答我?因为一个面包吗?小鬼,我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吸血鬼。”

    说着,亮了亮尖利的牙齿,小鬼抖了抖身子,小小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他小小的反刹道:

   “可,可是我,我觉得吸血鬼先生是一个好人啊。”

  好人吗......多久没有听到这么美好的词了。‘轰焦冻,你这个丑陋的怪物!’,轰焦冻一惊,连忙甩甩头,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小鬼,轻声问到:

   “小鬼,你叫什么?”

   “出久,绿谷出久”

    “我叫轰焦冻,你......不是说要报答我吗?那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愿意!”

   说完,绿谷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灿烂的微笑,那一刻,轰焦冻确信他看到了久违的光......

...........................................
没了,至于下一次更新,那就要问天问地问作业了......ຈل͜ຈ✧ᐦ̤